• 熱點
  • 武器
  • 人物
  • 二戰呆萌“公主間諜”:接頭忘暗號路上逢人便問

    新浪曆史 2016-08-15 11:08 評論數:

    二戰呆萌“公主間諜”:接頭忘暗號路上逢人便問

    二戰期間,英德之間曾展開激烈的間諜大戰。鮮為人知的是,當時英國情報部門中有一名身份特殊的女間諜——印度公主努爾·艾娜雅特·汗。但是,由於不是當間諜的“料”,努爾在情報工作中頻頻出錯,但幾乎每次都能幸運地化險為夷。這個“不合格”的盟軍女間諜最終死得極為慘烈:被納粹逮捕後受盡嚴刑拷打也不吐露半點盟軍情報,最終死於納粹槍下,年僅30歲。

    公主初涉諜海“笨學員”被派上火線

    英國國家檔案館最近解密了一份250多頁的文件。該文件顯示,二戰期間,英軍曾招募了一名代號“特工馬德琳”的美女間諜,她就是努爾公主。努爾出身於印度南部一個王公之家,7歲隨家人移居法國並在巴黎長大,後在巴黎大學學習兒童心理學,能講一口流利的法語和英語。25歲時,她已是一名成功的兒童讀物作家。

    1940年,納粹入侵法國,巴黎陷落,努爾隨家人逃到英國。不久,英國皇家空軍特別行動署看中了她良好的語言素質,便把她招為特工。但美貌的努爾顯然不是塊當間諜的“料”,在特別行動署展開的新學員培訓課上,努爾不僅反應遲鈍,而且學習起來很沒有耐心,幾乎每一門培訓課的成績都很差。這一期的培訓結束時,特別行動署給這個女學員下的評語是:“笨拙、容易激動、害怕武器,腦筋不太好,不善於保護自己。”評語中的幾乎每個字都在表明,努爾隻能算是間諜培訓班上的“笨學員”,幹間諜簡直就是“入錯了行”。

    當時,由於英國在法國的秘密電台陸續被破壞,皇家空軍特別行動署急需向前方補充新的無線電發報員,完全顧不上挑選。於是,在人員緊缺的情況下,1943年6月,年輕的努爾被派往巴黎的一個情報小組,充當無線電發報員,她的代號是“特工馬德琳”。雖然明知道戰地危機重重,自己此去是九死一生,但勇敢的努爾還是義無反顧地離開英國,來到了納粹占領下的巴黎。

    接頭忘了暗號當街“展覽”諜情救急

    努爾來到巴黎後,由於缺乏情報人員的基本素質,在工作中屢屢犯錯。第一次執行秘密傳遞情報的任務時,她竟將盟軍獲取的德軍駐防圖拿在手中,沒有采取任何反跟蹤措施便徑直來到指定的接頭地點。而在接頭時,由於過度緊張,她怎麼也想不起接頭的暗號。情急之下,她幹脆把地圖展開,向路過的每一個行人進行試探,希望通過對方的反應“撞出”接頭人員。結果,她的奇怪舉動很快引來一大堆看熱鬧的人。幸虧當時並無敵人在場,前來接頭的兩名地下抵抗組織成員及時趕到,看到這一幕嚇出一身冷汗。他們隻得裝作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員,以尋找走失病人為名帶走了努爾。

    敵營鄰街工作“貼著納粹耳朵”發報

    另一次,努爾奉命攜發報機來到巴黎郊區的一處旅館,向倫敦拍發一份長篇電文。在完成任務離開時,她竟然將密碼本和記有巴黎全體地下抵抗組織人員名單的工作手冊遺失在了旅館房間裏。所幸旅館老板是個愛國的法國人,一向支持地下抵抗運動。他馬上通過工作手冊上的電話號碼聯係上努爾,及時通知她領走名冊。當努爾的法國同事知道這件事後,一個個驚得目瞪口呆,他們實在不敢相信,這就是倫敦派來的“專業人員”!

    兩個多月以後,努爾決定為安全起見轉移發報地點,於是選定了巴黎市區靠近福奇街的一套公寓作為工作室。但她不知道,這個新的發報地點,與蓋世太保的秘密總部隻有一街之隔。努爾每次發報的時間都固定在深夜11時至次日淩晨2時。由於她所在的房間隔音性極差,而她敲擊發報機按鍵的手法又非常重,這樣毫無顧忌地夜間發報,經常吵得周圍的鄰居難以入睡。不過,令人稱奇的是,這個粗心的女間諜雖然幾乎“貼著納粹的耳朵”傳送秘密情報,在好幾個星期的時間裏,一街之外的蓋世太保總部仍對此渾然不覺。

    相關文章
    標簽/專題
    頭條推薦
    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