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點
  • 武器
  • 人物
  • 清軍入關後為何殺死朱明太子

    2019-06-12 11:34 評論數:

           崇禎皇帝自殺前安排三個兒子逃亡。這三個皇子,分別是:皇長子、太子朱慈烺;三子、永王朱慈炯;四子、定王朱慈炤。三個皇子之中,最重要的就是太子朱慈烺,因為他是皇位的第一繼承人。崇禎皇帝死了,明朝在法律意義上也滅亡了,這僥幸逃出紫禁城的三個孩子從此也沒有再踏進紫禁城半步,但是隻要朱由檢的兒子還在,明朝就還有複興的可能,在理論上就可以延續王朝的血脈。

      朱慈炯經過了這麼多的坎坷,早已經把父皇崇禎皇帝分別時報仇複國的囑托拋到爪哇島去了。他隻想做個普通人,安安靜靜地過完一生。朱慈炯在餘姚安家後,生下了六個兒子。時間長了,家裏人知道了朱慈炯的真實身份。一家人都生活在陰雲之下,不敢聲張。朱慈炯也不敢在家裏常住了,化名王士元、何言鹹等,經常往返於山東、兩江、浙江一帶,以教書糊口。李方遠就是朱慈炯在一次遊蕩途中認識的。

      朱慈炯是無欲無求了,可各地的造反者和野心家還是經常盜用他的名號。浙東的寧波、紹興二府交界處的四明山一帶有一股反清力量,首領是張廿、張廿二。他們就以擁戴朱三太子為號召,又亮出大明天德的年號,在四明山一帶和清軍展開遊擊戰爭。江蘇太倉的一念和尚也擁戴朱三太子發動起義,與四明山的友軍遙相呼應。造反者在長江三角洲一帶的影響很大。朱慈炯怕引火燒身,在康熙四十五年七月舉家遷到了湖州府長興縣。當年十一月,江浙一帶官府加緊緝查朱三太子,已經成了驚弓之鳥的朱慈炯選擇了拋棄家眷,隻身出逃。

      四明山和太倉的造反者很快就被清朝官府鎮壓下去。朱慈炯的真實身份也被告發,官府趕往湖州長興縣逮捕朱慈炯的兒子和孫子,朱慈炯的妻女六人在家上吊自殺。拋家棄子的朱慈炯成為官府的通緝犯。而朱慈炯自出逃後,用“張用觀”的名字在山東汶上李方遠家隱匿躲藏起來,直到兩年後被抓。

      朱慈炯被捕後,押回浙江審訊。康熙皇帝非常重視“朱三太子案”,派侍郎穆丹作為欽差大臣前往杭州負責審訊。欽差穆丹和兩江總督等高官親自出麵審訊朱慈炯。

      問:“現在江南有兩處叛逆謀反案,都說要扶立你為帝,恢複明朝。你知罪嗎?”

      朱慈炯答:“我今年已經七十五歲,血氣已衰,須發皆白,哪還有力氣造反啊?再說,我不在三藩作亂時造反,卻在如今太平盛世造反,於情理不通。我平日對占據城池、積蓄屯糧、招買軍馬、打造盔甲等事情一無所知,從無參與。還有,我曾在山東教書度日,那裏距京師很近,如果我有反心,怎敢待在那裏?”43

      清朝官員又押解生俘的大嵐山造反首領,讓他來“拜見”朱三太子。這位造反首領看了半天朱慈炯,說:“我不認得此人,他是誰啊?”

      官員大怒:“他不就是你擁戴的明朝三太子、定王朱慈炯!”

      造反首領說:“嗨,我們隻是假借朱氏皇子名義鼓動百姓而已,並不知三太子真假。”

      最後穆旦等人也不能確定這個朱慈炯是否就是真的朱慈炯,隻好將朱慈炯押解到北京,由康熙皇帝定奪。康熙親自翻閱卷宗,欽定這次抓住的就是朱慈炯。康熙皇帝禦批說:“朱三者乃明代宗室,今已七十六歲。伊父子遊行教書,寄食人家。”可見康熙皇帝相信了朱慈炯的供狀,但是康熙皇帝置朱慈炯年逾古稀、苦苦求饒的現實情況於不顧,判定朱慈炯有罪。刑部因此做出結論:“朱某雖無謀反之事,未嚐無謀反之心。”(朱慈炯雖然沒有參加造反,也有想造反的心思。)最後清朝以“通賊罪”仍將朱慈炯父子全家處死。朱慈炯三代同堂,共赴黃泉。

      包括康熙皇帝在內的多數人認為這個“朱三太子”是真的朱慈炯。他生於崇禎四年,死於康熙四十七年,終年七十八歲。但也有人認為此次抓住的朱慈炯也是假冒的。康熙皇帝為了早日將“朱三太子案”結案,匆匆找了個情況接近,稍微可信的人當替罪羊。在民間,百姓們依然相信朱三太子還活著,躲在某個鄉間角落。康熙末年,台灣朱一貴發動大起義,一度控製全島。朱一貴起義仍然尊奉朱三太子的名號。康熙皇帝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雍正二年,清朝找出一個名叫朱文元的鑲白旗漢人,宣稱朱文元就是明太祖第十三子、代簡王的後裔。出於“政治團結”的需要,清朝封這個朱文元繼承明朝皇室血脈,享受優厚的待遇,四時祭祀明朝皇陵。朱文元這一係,世代成了清朝的“政治花瓶”。雍正搬出一個朱文正後,仍然沒有杜絕“朱三太子”的出現。雍正七年,有個叫李梅的人聲稱朱三太子沒有死,而是流落到了海外。清朝廣東總督親自帶兵抓捕李梅,李梅不知所終。此後國內的浙江、廣西,國外的越南、呂宋等地都出現了朱三太子的蹤跡,讓清朝頭痛不已。一直到乾隆年間,清朝入關超過百年,百姓對明朝的記憶已經淡忘,“反清複明”的號召起不了什麼作用了,“朱三太子”才慢慢銷聲匿跡。

      清朝早期有關“朱三太子”的風風雨雨,反複告訴後人:亡國太子必須死。不論是投奔哪一方,不論身處何時何地,沒有人願意他們出來分享政治權力,也沒有人願意他們隱居在民間成為政治隱患。

    相關文章
    標簽/專題
    頭條推薦
    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